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桂林古银杏树骤减数纸行政禁令仍难遏移植风

2018-11-01 01:35:35

桂林古银杏树骤减 数纸行政禁令仍难遏移植风(图)

图为被挪到路旁准备出售的大  大树进城并非新鲜话题,但广西桂林银杏之乡所遭受的“劫掠”仍令人震惊。该地区灵川县海洋乡原有古银杏树1.9万余棵,今年骤减三分之一,剩下不到1.2万株。  有关专家指出,近年全国各地都在搞所谓的园林城市、生态城市、森林城市等。伴随着这些口号的盛行,农村、山区里成千上万的大树、古树被连根挖起,走上了贩卖之途。  当城市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绿化景观效应载利载誉之时,农村、山区土地上留下的却是一个个“生态疮疤”。有关方面的行政命令不止一次禁止,但罚款、放行的单一监管手段恰如隔靴搔痒。一些地方政府的急功近利,也令相关主管部门奈何不得。  大树“劫”手伸进银杏之乡  广西灵川海洋和兴安高尚两个乡镇,是全国着名的银杏之乡。长期以来不仅白果产量居全国前列,到了金秋季节,这里还成为很多游客观赏银杏叶黄美景的着名去处。但有民间组织和专家学者担忧,如果不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这里“银杏之乡”的美名或许很快将不复存在。  前不久桂林漓江研究会漓江之友在一个相关调查中发现,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到桂林山区去收购银杏、桂花、樟树等老树,造成老树价格猛涨。特别是珍稀品种。以被称为活化石的银杏树为例,树径在30至60厘米之间的,一棵可以卖到3万到8万元。  “炒疯了。”多年为保护漓江奔走呼吁的漓江之友负责人廖井丹教授说。  廖井丹教授告诉,过去到桂林附近的县里去时,一路上可以看到农民在公路两旁摆满了沙田柚、罗汉果等东西来卖,今年在兴安、灵川一带,公路两边摆的多是待价而沽的大树、古树。“这是今年的新气象。”廖教授言语之中充满忧虑,耐人寻味。  “把它们搬迁到路边,不用买者进山。是为了卖个更好的价钱。”廖教授指着照片上立在路旁、被砍掉枝蔓的大树说。  了解到,这两年白果价格走低,原来每斤能卖几十元,今年一斤才卖4元。当卖白果很难赚到钱时,一棵银杏树却能卖到上万甚至更多。“这个诱惑非常厉害。农民保护银杏树的积极性大大下降。只要许以重利,几十年、几百年的老树就可以被当场卖掉。”廖井丹教授说。  在大树进城之风愈刮愈烈的情况下,商人投机助推大树价格越卖越贵。有商人说,他们从农民手里,将些很大的树以两三万的价格买下后,放置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等到那里需要时出手,至少八万、十万。在广东,有的甚至能卖得更贵。  根据海洋乡政府农业站的统计,该乡原有古银杏树1.9万余棵,今年下来,一下子减剩不到1.2万棵。  成品树需求越来越旺  如果您留心一下,随着人们对所居环境要求的不断提高,对绿色、自然的向往和喜爱,近年房地产广告也常常打着绿色旗号,以所谓“珍稀古木”、“绿树成阴”等招揽买者。有些商品房小区不惜以重金买进大树古树,提升楼盘的价格和“品味”。  被告知,中国在急速走向城镇化的今天,不管是楼盘建设还是整个城镇建设,在将其快速园林化的目标下,成品树需求越来越旺。很多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大型公司,也成为大树古树的消费大户。近年就有山东、天津、北京、四川等地的客户到桂林找树。他们的要求是“越老、越珍稀的树种越好。”  应绿色博览会、园艺博览会展览之需,是这些古树的另一用途。某些商人看准了这一商机,从各地广泛收集古树囤积起来,静待销售之机,直至越卖越贵。“他们知道随着这些年大自然越挖越空,一些古树名木更加珍稀,便开始惜售。”一位专家说。  只靠行政禁令难以奏效  看到大树“劫”手伸进桂林的“银杏之乡”,有人担心如此下去,一是“银杏之乡”的美名难保,二是这些大树古树在搬迁中死去。但廖井丹教授等关注漓江水源林保护的专家学者还有另一层担心,那就是这些大树被挖走后,严重破坏了漓江流域森林涵养水分、防止水土流失等生态保护功能。  当广西桂林官方把解漓江之渴的希望寄托于一期期耗资巨大的补水工程时,相关专家学者、民间研究机构呼吁注重漓江流域的森林保护。  有专家直言:城市高楼大厦一座座建起来了,但农村留下的是一个个大洞。水源林不保护,靠再修几座水库,缺水的问题能解决吗?  这位专家说,移栽成品大树而非栽种树苗等其慢慢长大,这满足了一些政府官员急出政绩的需要。“政府这种短期行为非常糟糕。”  廖井丹教授说,大树进城不合法,各乡政府也不允许。一些政府官员、木材检查站的人员也很着急。但现在往往只用罚款这一种手段。“拦下来,罚个万把块,还是放行的。”  了解到,2009年国家林业局发布《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要求坚决遏制大树进城之风,明确对古树名木、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树木、自然保护区或森林公园内的树木、天然林木、防护林等其他生态环境脆弱地区的树木等禁止移植。而且这并非该局首次下发相关通知,2003年该局就发布《关于规范树木采挖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但一次次行政命令并未使大树古树移植之风有效遏制。  有专家指出,我国现行森林法并未对大树采挖行为做出明确法律界定,只靠行政命令难以奏效。但有基层执法人员表示,执法中真的遇到偷盗大树的行为还好办,立案查处没的说。但如果这棵大树发票、检疫证、运输证一应俱全,你就没了章法,无法监管。“没有法律依据。”有人形容说,现实中很多古树、大树其实是披着合法外衣被绑架进城的。(韩乐悟)

冷库
移动登车桥
母猪产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