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警惕有人利用这次雪灾变成为把基础设施私有

2018-11-01 23:36:32

警惕有人利用这次雪灾变成为把基础设施私有化

> 警惕有人妄图利用这次雪灾变成为把国家基础设施私有化的人祸

本来中国的这次雪灾是一场几十年来难遇一次的天灾,但是天灾过后,那些早就在打中国的国家基础设施的主意的精英们似乎就像饿狼嗅到了羊羔的肉香味一样的猛扑了过来,大有不把这场天灾演变成一场掠夺中国的国家基础设施的人祸就不肯罢休的架式!

他们找的借口之一就是:这次雪灾之所以出现大规模的停电和高架倒塌,是因为中国的国家电公司都是国有垄断公司,而国有垄断公司具有天然的腐败基因,因此由这样的公司建出来的国家电都是不堪一击的豆腐渣工程,雪灾一来,那有不倒架,不停电的?

然而这些人却根本没有到现场去调查一下,具体的拿出任何一个有事实依据的科学调查报告!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写写毫无科学调查根据的评论!因为他们知道,真的要是用科学的眼光来调查的话,事实的数据应该会击碎他们的谎言!因为这场雪灾早就超过了南方这些电力设施所设计的容许范围了!为什么中国北方的中国电同样也是国有垄断公司,在比这更严重的雪灾面前却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停电和倒事件?因为北方的电是根据当地的风雪比南方大得多的程度来设计建造的,所以雪尽管比南方的大,但还是在北方电的设计允许范围之内!并且北方地区也没有南方地区所特有的能摧毁架的冰冻现象存在。这是能用电是公有还是私有的公司进行解释的吗?其实这场雪灾的灾害之重,就算是上帝造出来的林木,也不能承受之重啊,南方很多山区的林木就漫山遍野的大范围的被冰雪所成片地摧毁!假如这些精英要是能把上帝也私有化市场化的话,恐怕一定会放出风来胡说林木被摧毁这是创造万物生命的上帝之过,一定会叫嚷着要把上帝也私有化和市场化了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这些精英他们更知道,同样的情况就算是发生在电力设施早已经就私有化的先进国家,也仍然会发生电力设施大规模的倒塌和停电的故障!例如加拿大私有的电公司照样发生过因为大雪而导致的大规模电倒塌停电的事件!他们更不敢告诉中国人民一个事实,世界上最先进的早就私有化的美国电,就算是平日里毫无任何风霜雪雨,居然都会毫无道理的大范围的对美国停了不止一次电!因为拥有这些电的私人垄断电公司,为了谋取私人资本的利益最大化,已经几十年未对美国电进行应该的现代化的升级和更新了!然而他们不需要这些事实,他们只需要中国人民相信国家电市场化了,私有化了,才是解决这所有问题的关键!

难道说私有化了市场化了的中国电,就一定能抵御类似的天灾?难道说私有化了市场化了的上帝,就一定能造得出风雪压不垮了的林木?

当年中国的银行有些坏帐,就给那些败家的精英们以此为借口嚷嚷要学习西方国家把银行私有化,他们欺骗中国人说银行私有化后就没有腐败,银行就不会有坏帐!嚷嚷只有西方国家私有化了的银行才能来挽救中国公有化的银行,毫无道理的把中国国有银行的股份廉价的买给了西方的所谓“战略投资者”,从国际上把鬼接回来,让他们打嬴了一场掠夺中国国有银行资产的战略!可老天有眼,没几年西方银行没有坏帐的神话就破灭了!今天就是白痴也知道:私有化了的西方银行的帐坏起来一点不比中国的国有银行的少,甚至于更严重!严重到就算是花旗银行用从中国的国有银行私有化中廉价掠夺得到了的巨大好处都填不了他们坏帐的窟窿!会严重到可能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的次按危机!

现在中国的大部份国有银行都私有化了,都股份化了!下一个就该军工企业私有化了,今年的冬天老天算是来帮忙,来了一场及时雪,也该到了中国的卖国精英们开始瓜分这个共和国最后的几根最基本的骨头——国家电和国家铁路及刚刚建成络开始挣钱的国家高速公路的时候了!

随天灾而来的,往往就是人祸!一场掠夺中国人民国家财富的人祸!

更有甚者,他们除了找借口就干脆公开的造谣,有位广州市的政协副主席郭锡龄就在一个政协小组讨论中造谣说:当时衡阳和株洲已经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可以修复电路的时候,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几天开不了车了,铁道部却还在卖票。后来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才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都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现在用的都是10号柴油)。“这些事情铁道部都没有公布。”郭锡龄说到最后声音里都冒出火药味来:“铁道部的人要撤职!”就差一句话没有直说出来,为什么还不赶快把中国的铁路都卖给私人?

对这位广州市的政协副主席的谣言,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回复说:“郭副主席说:“铁路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这些事情铁道部都没有公布。”我作为铁道部发言人,每天都要到调度指挥中心了解当天的救灾情况,及时进行信息发布,从来就没听说过铁道部从长江以北调过任何一台内燃机车到广州地区参与救灾。从新疆调内燃机车到广州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新疆到广州铁路里程达6000多公里,把内燃机车开过去,至少要7到10天,何况当时正处于线路非常拥堵的特殊情况下。也就是说等新疆的机车赶到了,广州的抗灾斗争恐怕早就已结束,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不知道郭副主席是通过什么高明的方法把新疆的内燃机车一下子调到广州的。”

王勇平说:“事实是,京广铁路南段供电中断后,铁路部门迅速采取内燃机车摆渡的方式恢复京广铁路运行秩序,广铁集团抽调了411台参加摆渡,铁道部又紧急从与广铁相邻的南宁、武汉铁路局调集了146台内燃机车进行支援,共计有557台内燃机车担当摆渡任务;在摆渡运输中,所有值乘任务全部由广铁集团具有内燃机车司机资格的乘务员来承担,没有一名返聘、借用和下岗人员。至于郭副主席说铁路使用内燃机车找不到5号柴油。据我了解,铁路内燃机车一直以来均使用0号柴油,从来就没有用过5号柴油。节前,广铁集团在保证正常用油的基础上,在韶关油库库存了500吨、在衡阳及衡阳北油库库存了1400吨、在株洲油库库存了1500吨柴油作为应急用油。从1月28日到2月9日,广铁集团为摆渡机车及各车站发电车共提供4326吨柴油,从未发生一起因柴油供应不上而影响列车运行的情况。”

王勇平说:“再比如,郭副主席说:“当时衡阳和株洲已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修复电路,铁路部门在已经可以预见到未来几天开不了车的情况下,还在售票。”事实是,广铁集团春运售票是按照预售期提前10天售票的,在元月25日,广州站就已经售完了2月3日以前的票。在冰雪灾害发生后,元月26日、27日,广铁集团全面停止了广州地区车站窗口、集中售票点、代售点和订票系统的售票工作,只保留了广州东到深圳间的城际公交化动车组和广九直通车的售票工作。整个广东地区的售票工作是经请示广东省委省政府后,于2月5日才开始恢复的,而且只发售2月7日也就是大年初一以后的车票。”

对铁道部如此有理有据的回复,这位根本就没有调查研究而只是道听途说的郭副主席显然是无话可说了。可从来都鼓吹把中国的国有资产分光卖光的《南方都市报》却坐不住了,赶快跳出来发表一篇名为《质疑是公民的权利 释疑是政府的义务》的社论辩解说:铁道部岂能棒喝公民的正当质疑?说“铁道部发言人称,郭副主席所言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这样的语句,用于科学辩论是可以的,用于回应公民的质疑,却是十分的不妥。铁道部作为国家铁路管理和运营的唯一机构,一手掌握铁路系统的所有信息,这是作为普通公民的郭锡龄不可能占有的。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更为关键的是,这种公共机构与个人的能力不对称,使得质疑成为公民的天然权利,而不必受制于事实的绝对准确。事实与常识,衡量的只是权利行使水平的高低,却丝毫无损权利行使的正当。如果以违背事实和常识的认定,来否定郭锡龄批评与质疑的权利,这种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

然而王勇平一开始就说:“铁路欢迎社会各界的批评和监督。我们当然也欢迎郭副主席对铁路提出批评意见。如果郭副主席对铁路的指责都是真的话,那么我作为铁道部的发言人首先要请辞。因为,我对他说的这些情况一无所知,这不是一个发言人应有的状态。”,怎么这种态度到了《南方都市报》评论员的眼里就成了“如果以违背事实和常识的认定,来否定郭锡龄批评与质疑的权利,这种逻辑是站不住脚的。”了?那在《南方都市报》评论员看来,那么是不是为了保证这位郭锡龄批评与质疑铁路的权利,那怕郭锡龄说的就算是假的也不能回复说他说的是假的,也得跟着欺骗说是真的?否则就是否定了郭锡龄批评与质疑的权利?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的强盗逻辑?

《南方都市报》说得不错,“铁道部作为国家铁路管理和运营的唯一机构,一手掌握铁路系统的所有信息,这是作为普通公民的郭锡龄不可能占有的。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更为关键的是,这种公共机构与个人的能力不对称,使得质疑成为公民的天然权利,而不必受制于事实的绝对准确。”,以《南方都市报》评论员的这种逻辑来看,这就好像火车站厕所内的屎和外面的都一样是不能吃的,难道说这位政协副主席以和铁路的信息不对称去吃了火车站厕所内的屎却还要反过来怪铁路没有告诉他这是不能吃的?结果错的还是铁道部?并且这位郭锡龄显然并不是普通公民,而是一位参政议政的政协副主席,并不是一位在《南方都市报》评论员眼里的“不必受制于事实的绝对准确”的普通公民啊!完全有进行比普通公民更多的调查权力和对社会资源的运用啊!如果说内燃机车应该用几号柴油比较专业不懂的话,那么火车从新疆开到广东大概用几天总应该多少知道吧?

其实,如果这位政协副主席真的是什么都不懂,那么就不应该居然振振有词的编造说内燃机车是用5号柴油的,让不知道的人误以为他还是位行家啊。这就不是没有常识的问题了,而是在没有根据的别有用心的编故事了啊,没有点用心的人能这么编吗?

《南方都市报》的这篇社论还上纲上线的扣帽子说:“而事实上,对公开批评的不适应已成今天公共机构的痼疾,对质疑权利的不自信构成了公众情绪的严重压迫。”然而《南方都市报》的评论员显然忘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在今天的中国铁路所有权属于国家,铁道部是国家的正式政府机构的情况下,你《南方都市报》当然可以振振有词的来运用公民的权利质疑这个国有的公司和机构,因为它不仅仅是个商业机构,然而问题是如果中国的铁路真的私有化了。请问你《南方都市报》作为一个商业机构还有权力来运用公民的权利去质疑另一个商业机构吗?小心人家告你商业诽谤哦!请问你《南方都市报》还敢像今天这样的肆无忌惮的不搜集任何证据就去指责中国私有化后了的中国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吗?

其实,任何借口和谣言都是假的,只有不变的利益才是真的啊!这场雪灾过后,精英们看来已经瞄上了中国的国家电、中国的铁路系统和中国的高速公路,一个也不能少,统统的都会被他们纳入私有化的准星里面了!

DMT素颜滴
趣推
南京大金空调维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