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复旦投毒案明二审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

2018-11-01 23:41:34

复旦投毒案明二审 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属

复旦投毒案明二审 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属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复旦投毒案明二审 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属 复旦投毒案明二审 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属 Posted on 2014年12月7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原标题:华商专访 复旦投毒案明日二审开庭被告人父亲:对不起受害人家属案情回顾嫌疑人:林森浩,1986年出生,广东汕头人,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受害人:黄洋,1985年出生,四川自贡人,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2013年考取博士2013年4月1日:黄洋出现不适,被送至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后,病情加重,出现昏迷等症状4月11日:警方通报,黄洋寝室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有毒化合物。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嫌疑。次日,林森浩被刑拘4月16日:黄洋不治身亡4月25日: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11月27日:一审开庭,林森浩否认“因琐事杀人”,称是愚人节想整整黄洋2014年2月18日: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林森浩提出上诉对话人物林尊耀,复旦投毒案中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1955年出生,广东汕头人对话背景2014年12月8日10时,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将在上海高院公开开庭二审。据报道,林森浩此前告诉律师唐志坚,面对二审,自己正努力平静下来,至于以后,并不敢多想。唐志坚说,林森浩对于黄洋之死一直非常懊悔。他觉得黄洋很无辜,自己的人生也很可惜。“过去事理不明,做事想都不想就去做了。如果是做之前想几秒,也不会这样。”此前,林森浩曾称:“当听到死刑判决时,我很焦虑,心跳很快。面对死亡,虽然焦虑,但我也会努力控制情绪,努力安然离开这世界。”林森浩认为,以命抵命,虽然已对得起黄洋,但是对不起黄洋的父母。“自己连做梦都在说‘对不起’。”昨日,华商报专访了林森浩父亲林尊耀,请他讲述眼中的儿子。谈出事之初接到学校通知曾以为是诈骗华商报:一审宣判时,你表示不服,不服的理由是什么?马上要二审开庭了,你现在是什么心情?林尊耀:他们说我儿子是故意杀人,我不相信。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精神状况也很不好,脑子很乱。华商报: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的事吗?林尊耀:去年4月15日晚上,学校老师打给我,说我儿子出了一点事,叫我马上到上海。我当时以为是诈骗。后来学校保卫处一个男的打,说我儿子涉嫌投毒,让我马上到上海。第二天,我慌慌张张地到了上海。路上,我半信半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华商报:当时你是第一次去上海吗?林尊耀: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以前我没出过省。到上海的机票是儿子的同学帮忙在上买的,好像是500元。我只坐了这一次飞机,后来我再去上海都是坐大巴,需要20多个小时,300多块钱。华商报:家里经济条件怎么样?林尊耀:原先靠林森浩的母亲收废品以及我在村里的小厂打工挣钱。后来他母亲身体不好,我工作的工厂倒闭,我俩也没事做了。现在家里的杂货店是二女儿开的,十来平方米,一年能赚到一万块就算不错了。谈眼中的儿子听话懂事,家里未来的顶梁柱华商报:在你的眼中,林森浩是个什么样的人?林尊耀:林森浩在家里排老三,是个非常乖巧的孩子,很孝顺、很上进,也很善良。他从小就很努力读书,从不跟同学吵架、打架。我们夫妻忙于生活,他也不用我们操心。华商报:他从小学习成绩就特别好吗?林尊耀:他小学成绩全校名列前茅;初中高中都是上我们这里最好的中学。高考考了780多分(满分900分),排在全校前十,考进中山大学医学院。华商报:林森浩性格怎么样?朋友多吗?林尊耀:很稳重,非常懂事。以前他放学回家,会先写完作业,然后帮母亲挑选、分类、捆扎收来的废品。他小时候就常帮同学讲解难题。他喜欢打篮球,还喜欢爬山、钓鱼、唱歌。每次放假回来,都会来很多同学找他出去打篮球。华商报:他当年考上大学时,家里是不是很高兴?林尊耀:那当然,我们全家都以他为荣,将来是家里的顶梁柱。华商报:孩子当年为什么决定学医呢?林尊耀:我的建议。我考虑学医的话,饭碗会比较好一点,我的建议他都接受。读研时,他还想考博士,因他母亲心脏病两次住院,他就决定放弃了。他说父母年纪都大了,想回广州工作,方便照顾,后来他也如愿以偿,跟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签约了。华商报:他上大学时,家里条件不太好,学费是怎么来的?林尊耀:他读本科时,每年学费5000多元,他知道家里情况不好,读书很努力,经常得奖学金,还同时兼了两份家教。他说吃一点苦无所谓,多赚一点钱能为家里减少一些负担。除了第一年的学费是家里拿的,他上大学后就很少要过家里的钱。在他保送到复旦读研时,他不但没花家里的钱,还补贴家里。那次他母亲生病后,他还带了两万块钱给他母亲。谈向受害者道歉见面遭拒,只好到墓前敬一点香华商报:事情发生了之后,你都做了那些努力?林尊耀:我第一次到上海后,孩子已经被抓起来了。我想去看黄洋的家属,但别人跟我说,你空着手去有什么用?你起码要带200万,不然他们打你。听到那些话以后,我都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没怎么联系黄家。一审开庭以后,我感觉必须跟黄洋家属沟通一下,找到他们的号码,但他们一听我是林森浩的父亲,马上挂掉。我发过短信,他们也没有回。我找到他们在上海的暂住地想当面道歉,他们也拒绝,还打110,说我骚扰他们。后来,我又两次去黄洋老家道歉,在那边住了五六天,每天早中晚都要去他家,但是都没能和黄洋父母见上面,他们也不想接我的。后来我没办法,只好买点东西到黄洋墓去拜一下,敬一点香。华商报:发生这个事情之后,家里遭遇了那些变故?林尊耀:他出事之后,我们整个家像垮了一样。他母亲心脏病发,现在需要靠药物维持。一提起孩子,她就哭,一审的结果,我们现在还瞒着她。他母亲没文化不识字,也不喜欢看电视,所以现在还不知道。他弟弟本来是阳光开朗的孩子,现在也变得寡言少语。谈儿子的“冷酷”他内心流泪,表情上也看不出来华商报:从孩子出事之后,你见过他吗?林尊耀:只是在开庭时见过,但是当时他面无表情,我们没有机会说话。华商报:一审时,林森浩面无表情,被一些媒体形容为“冷酷”,你怎么看?林尊耀:他吃亏就吃亏在内心想法和表情不统一。即使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表情上是看不出来的。那年他母亲病重时,亲戚朋友都流眼泪,他就呆呆地站那里,面无表情。我后来看到他接受采访说,他那样表现是因为想向黄洋父母表明认罪悔罪的态度,但又想呈现一副坚强的姿态来面对父母。在众人面前哭,他觉得很丢人,这是他性格上的缺陷。华商报:听说4日你就到上海了,你给林森浩带东西了吗?林尊耀:现在天冷了,我不能跟儿子见面,只能请律师给他送几件衣服。华商报:据说他还曾在看守所给你写信,让你们不要再为他的事情奔波、花钱了?林尊耀:是,他是怕家里花不起钱。华商报:听说一审宣判后,有一份他帮助过的学弟学妹发起的177人的联名求情书?他都帮过那些人?林尊耀:求情书的事情我不了解,我也不知道他都帮了那些人,但是他在医院实习时,曾告诉我,有些病人家属到医院时,已下班了,有些人希望他能帮忙查一下报告单,他考虑到别人的难处,也会抽空帮忙。别人要拿钱感谢他,都被他谢绝了。华商报:你想对黄洋的家属说什么?林尊耀:都是孩子的错,真的是对不起……我的表述能力有限,我现在有点乱。华商报:如果你儿子能够听见,你想对他说什么?林尊耀:希望他坚强一点,一定要说真话。华商报: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林尊耀:希望法官能够明察秋毫、弄清黄洋死亡的真正原因,公正判决。华商报王黎莉驻京实习王辉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迟到的正义:影响中国司法的十大冤案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中温玻璃鳞片胶泥
玻璃棉保温管
安检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